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详细

    信件内容
    流水号 20180607003
    标    题 一个愤怒的外卖小哥
    姓    名 张邦凡
    性    别
    邮政编码 663000
    发件IP 220.164.90.*
    写信时间 2018年06月07日
    信件内容 各位长官你们好!       我是从农村来的一名普通的“外卖小哥”,2018年6月4号晚上大概九点至十点这个时间段,位于文山市秀峰路书香苑对面马路上发生的一起交通事故,我本人有些话想说给政府单位和广大群众听听分析一下。       这天晚上我像往日一样在送外卖,天下着雨,我身穿雨衣头戴头盔,到商家取货,因为商家门口停着轿车,取货时我的摩托车是停在摩托车道上的,放好要送的外卖,启动车时发现摩托车道上停着各种小轿车把摩托车道都占了,根本无法通过〔关于这点本地人大概都知道因为车位紧张和这个地段本来就是车辆比较密集之处,所以车都是停在摩托车道上〕,故而我驱车欲往汽车道行驶,在马路和摩托车道间的绿化带有个转弯口可以出去,于是我慢慢探出车头看看有没有车辆通过,可是就在这一瞬间意外发生了,事情来的太突然,我只记得一声巨响之后我整个人在被弹出摩托车之后撞到行驶的车辆上,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左肩被卡在车辆的后轮下,头部因带着头盔在地上摩擦无大碍,这时候这辆装载一吨瓦的皮卡车停住了〔事后我才知道是一辆这样的车〕,出于身体本能我想把卡在轮胎下的左肩移出来,可是无论我多用力依然是卡住的状态,这时候副驾驶出来一个人看了我的状态后叫司机往后移一些,在车子往后移了一把后我的左肩获救了,之后我只知道左肩毫无感觉,然后左小腿也毫无感觉,不知道是在弹飞的过程中撞到了哪里,我整个人躺在后车轮旁边,天上依然下着雨,大概几分钟之后我整个人除了大脑有意识外全身处于麻痹状态,再过了一会皮卡车主打电话叫救护车来把我送往医院,在救护车来之前这个过程中我淋着雨趟在地上身体一直在抽搐。       不幸中的万幸,在医院检查下来后数据显示只是有一些擦伤和软组织损伤,并无大碍,在住院两天后我的身体恢复了一些,可以下床行走了,但是要恢复到以往的状态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       皮卡车主在这个过程中先垫付了医药费,就这一点来看我感到欣慰。       再然后,文山市交警大队的判决书下来了,说是我的主要责任,因为我没走摩托车道!判决得很依法很公正。按照这个判决,那医药费大部分还得我自己出。      可是各位领导大人,我想请教一下,如果汽车占了摩托车道,我该怎样驱车行驶?这个占道现象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本地人都知道的。摩托车道上都立着文山交警大队的“严禁占道”警示牌,那为什么只是立牌不采取措施,为什么只是想出办法而不去解决问题?为什么在法律的威严下,受伤的大多是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       事故发生的时候,死神没带走我,可在住院了几天然后再回家休养几天这个过程中,我的工作没了,苦心经营的客户也没了,身体素质下降了。医药费还得我自己出!除了绝望中带一点愤怒,我想不到别的词汇来表达自己的遭遇。       当然了,在党的领导下社会是美好和谐的,许多的判决和长官都是公正的!不过再好的体制也总会有瑕疵,再正面的人物事物也不可能驱于完美。我仅通过自己的遭遇表达自己的看法。     希望社会充满正能量,人间自有真善美!
    办理情况
    处理状态 已处理
    回复内容 此件已电话联系来信人,如对交警判决不服,建议其向大队督查科室进行反映,来信人表示同意。
    处理时间 2018年06月11日